在柏林举行的数据保护会议上,柏林和汉堡的数据保护专员(专员)就欧盟/美国的“不足”发表了许多重要声明。安全港计划。

柏林和汉堡专员分别代表亚历山大·迪克斯(Alexander Dix)博士和约翰内斯·卡斯帕(Johannes Caspar)教授断言,即使美国公司证明他们将遵守安全港条款,美国公司也无法像欧盟公司那样保护数据。此外,数据保护机构(DPA)表示,联邦贸易委员会可能无法充分执行安全港计划。 Dix博士代表他来自德国16个州的同事发了言:

“除非对情报机构的过度监视设置一些限制,否则安全港协议实际上已经失效。”

Dix博士进一步宣布,位于柏林和不来梅的德国DPA已针对两家以欧盟/美国为基础进行数据传输的美国公司提起行政诉讼。安全港计划。在这些程序中,德国DPA表示打算在有限的时间内停止数据传输。一些评论员建议,实际中止数据传输可能会导致法院作出判决,这可能会否决监管机构中止数据传输的权限。

其他发言者,例如欧洲委员会总局大法官基本权利和工会公民身份主管保罗·内米茨(Paul Nemitz)强调,“有经济诱因使安全港工作。”但是,为了使跨大西洋业务蓬勃发展,组织需要更加透明。

鉴于这些发展,全球组织不妨考虑从欧洲管辖区(例如德国到美国)进行数据传输的安全港计划的替代方法,例如欧盟示范条款。